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全球化时代结伴不结盟 中国“火伴”遍全球

2018-11-30 15:39:09
全球化时期结伴不结盟 中国“伙伴”遍全球()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埃及总统塞西23日在北京共同决定将中埃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伙伴关系”是一个外交高频词。

“伙伴关系”究竟是什么?中国结交了多少“伙伴”?不同表述的“伙伴关系”内涵有何差别? 全球化时代“结伴不结盟”的全新实践 追根溯源,外交中的“伙伴关系”是一种形象的用法。

“伙伴”旧作“火伴”,早是军事概念。

《辞海》解释:古代兵制,5人为列,二列为火,十人共一火炊煮,同火的称为火伴。

因用以称同在一个军营的人。

现引申为在一起生活或工作的同伴。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苏长和介绍,“伙伴关系”提法在国际关系中早就有了,但是将其全面落实到外交实践中,中国可谓言行一致。

中国在世界上建立“伙伴关系”的实践主要开始于冷战结束之后。

1993年,中国和巴西就建立战略伙伴关系达成共识,巴西由此成为个同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发展中国家。

今年12月11日,外交部长王毅在外交部新年招待会上说,中国已同世界上67个国家、5个地区组织建立了72对不同情势的伙伴关系。

与国际关系中一度盛行并现实存在的“结盟”不同,中国建立伙伴关系的特点是“结伴但不结盟”。

苏长和说,作为旧时代国际关系的特点之一,结盟本质上是零和思维、冷战思惟,总是针对第三方,是国际不安宁的一个重要原因。

结伴则不针对任何第三方,将合作共赢作为目标,非常符合当前国际关系发展的趋势。

苏长和用一句话概括了“结伴”和“结盟”的区分:“结盟是‘找敌人’的旧国际关系思惟,结伴是‘交朋友’的新型国际关系思维。

” 诚如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陈志敏教授所言,国际关系很多时候就像人与人的关系。

有生人、熟人、朋友,也许还有敌人。

在全球化时代,没有必要弄“敌友外交”,而是要多结伴、不结盟。

中国的“伙伴”:丰富多样,各有特点 中国在世界上建立的“伙伴关系”名称各异,有“战略伙伴关系”“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等等,加上各式定语,以“伙伴关系”命名的双边关系定位至少有10余种。

这些不同表述的背后涵义有何差别? 苏长和说,“结伴”非常灵活,国家可以根据自身外交发展以及双边关系需要建设不同层次的伙伴关系。

观察人士指出,正如世界上不存在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同样是“伙伴关系”,由于双边关系千差万别,“伙伴关系”也有细分。

细微差别背后有玄机。

比如,“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比“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