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追踪蚁族回家之旅一零年不做蚁族做老虎

2018-11-23 18:00:13

  追踪蚁族回家之旅一零年不做蚁族做老虎

  2010年2月12日,距离过年仅有一天。在出租房里简单地收拾好行李后,23岁的谢晓可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老家在益阳。谢晓可在长沙汽车西站搭上去往益阳的大巴,车里有些挤,大部分是提着大包小包的回家务工人员。车里的人,无论男女,脸上都写着回家的喜悦。谢晓可旁边坐着一个穿黑色皮夹克的年轻男子,用黑色山寨不停地拍自己或满车乘客,表情跟车内的小孩一样欢快。

  谢晓可把背包从腋下换到胸前,抱在了怀里。背包里放着6000元现金——他人生的笔积蓄,包括三个月的工资和400元年终奖金。

  “终于回家了。”他给女朋友发去这条短信。之后鼻子有些酸。

  曾经的“蚁族”

  车窗外的景色一排排往后退。上车之前困意颇浓的谢晓可,这会却有些睡不着。

  在2009年7月之前,谢晓可在四川宜宾一所大学读英语专业。班里46个人,7个男生,大四过了专业八级的才13个,谢晓可是这十三分之一。他有些庆幸,甚至有小小的优越感。

  之后,他带着女朋友来到长沙找工作。在表姐的出租房里,他跟拒绝收他房租的表姐说:“发工资了请你吃大餐。”

  七月流火的日子里,谢晓可跟女朋友几乎跑遍了长沙所有的招聘会,投简历、面试、等通知再投简历,几乎占据了他们全部的生活内容。

  直到10月份天气转凉,爸爸妈妈打在卡里供他找工作的钱只剩200块时,谢晓可才发现,自己和女朋友仍然是“待业青年”。

  某天晚上,表姐无意中说了一句话,“知道吗?现在上有个称呼你们的名词,叫‘蚁族’。”当时,谢晓可在削一个坏掉小半边的苹果。之后,那只苹果被他扔进了垃圾桶。

  “蚁族”,他想到了小时候经常在树底下看到的黑蚂蚁,数量众多,忙碌而辛苦。刚毕业时的庆幸和优越,一扫而光。12下一页

  给家人的红包

  1个小时20分钟之后,谢晓可坐的大巴到达益阳汽车东站。他下车,抱紧背包,走得飞快。

  回到家时,天色已经有些黑了,袅袅炊烟从村庄里升起来,田野冷清而萧瑟。当年的谢晓可,就是抱着离开这冷清和萧瑟的心态,而发奋考大学来到大城市生活的。

  母亲从屋里迎出来,接过他手里的行李,连声说着“崽啊,总算到家了,你辛苦了”之类的话。堂屋里爷爷用木头生了一盆火,浓烟呛得他眼泪流了出来。

  他把1000元塞到母亲的手里,说:“这是给你和爸的红包。”顿了顿,他又补充一句:“今年钱不够用,就给这么多吧,明年一定翻倍。”母亲笑着接纳了。一旁的爷爷,谢晓可也给了200。叔叔家正在上高中的儿子,谢晓可犹豫了一下,给了100。

  花了1300。谢晓可在心里算了算,一个月工资扣掉生活费房租等费用,差不多就这个数了——2009年11月份,谢晓可在亲戚的帮助下在株洲找到了一份工作,月收入2000块,私人办的公司,没有五险一金,扣掉七七八八的费用,剩下的并不多。

  找工作的那段时光,在谢晓可看来,心情是复杂的,“宝贵,因为磨砺了自己。但太苦了,所以不愿意重来一次。”和家人围坐着吃晚饭的时候,谢晓可说。

  同学的祝福

  剩下的4700元,谢晓可拿出700元,其余全部存进了银行卡——这些钱,是他将来和女朋友在长沙买房要用的。

  大年三十的鞭炮声响起的时候,谢晓可正在阳台上看风景。他收到了同班同学蔡茂发来的短信,内容是:“零九年我们是蚁族,是弄不死的小强,一零年我们要做老虎,还要是额头上写了王字的那种!新年快乐虎虎生威哈!”

  谢晓可笑了,放在口袋里的右手,紧紧捏了捏还剩下的300多块钱——这些钱,已经够他买一张返程的车票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