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招标存猫腻医疗器械采购环节成重灾区

2018-11-22 10:44:55

今年我市医疗界“反贪风暴”掀起,9名正副院长被立案侦查。据检察机关介绍,近年来深圳医疗腐败案件呈现出 “一把手涉案率高”的特点,涉案主体一般都是单位、部门一把手,他们利用其对人财物的管理权和支配权进行犯罪活动,而药品、医疗器械采购环节成了“重灾区”,各种回扣手法层出不穷、招投标中也屡现猫腻。

为此,检察机关提出了建立行贿档案系统、取消行贿者在医疗系统经营权的建议。就在本月,市政府采购中心开始推行行贿档案查询制度,3年内禁止参与政府采购活动。

案件分析:一把手涉案率增高 作案隐蔽

据对医疗系统职务犯罪进行过调研的一位检察官介绍,近年来深圳医疗腐败案件呈现出“一把手涉案率高”的特点,涉案主体一般都是单位、部门一把手,他们利用其对人财物的管理权和支配权进行犯罪活动。他们利用采购药品、器械等职务之便,大肆收取贿赂,为供应商提供便利,严重侵害了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

如原罗湖区卫生局局长连振辉、原深圳宝安区卫生局副局长吴某、原福永医院院长谢某、原西丽医院总务科主任万某等人。这些高层在医药卫生部门工作的时间较长,社会阅历深、心理素质好、作案手法比较高明,有的在做假账应付检查上有一套办法,反侦查能力和作案隐蔽性较强,罪行不易暴露。

该检察官表示,据办案的情况来看,行贿者给予回扣的重点对象是院长、分管副院长、药剂科、设备科负责人,进药、进设备、对于关键部门和岗位的人都要给回扣。

从人员级别来看,有从领导干部向普通工作人员蔓延的趋势,从财务、采购等管理人员向医护人员、科室主任等技术人员蔓延。有的医院领导与设备科、药剂科人员合伙作案;有的互相勾结,掌握药械购销大权;有的与单位外人员勾结、共同得利。涉案人员中热点部门负责人所占比例高,作案时间长,次数多。

市检察院调查美国某品牌医疗器械代理商总经理刘某时,就挖出一串该公司在深圳的行贿对象:原宝安区公明镇医院院长(后调任宝安区卫生局副局长)吴裕发、原福永医院院长谢某、原南山区西丽医院总务科主任万志坚̷̷

医疗腐败的社会危害性相当大。在原罗湖区卫生局局长连振辉,罗湖区中医院院长陈某受贿案中,“回扣”导致采购的设备性能不如现有机器,而价格却比性能优于该产品的设备高出不少。致使需要更新的设备无法更新 ,甚至导致一些门诊部门出现经营困难。

检察建议:建立行贿档案系统

检察官认为,打击医疗腐败直接的方法是严密的法律体系,对受贿等职务犯罪行为进行严厉打击。此外建议医疗系统设立行贿人档案查询制度,对收受红包、回扣者列入“黑名单”并在医疗系统进行公布,建议有关部门对送回扣的经销单位取消其在各医疗机构的经营权,限度地加大行贿人的违法成本及风险,降低从源头上遏制和治理医疗卫生系统贿赂现象突出的问题。

在内部监督方面,医疗单位要建立和完善内部纪检、监 察监督机构以及人事管理、财务管理、药品器材采购等规章制度,克服工作中的随意性,减少管理中的漏洞。对重大决策、盈利亏损、个人分配等要一律公开,充分发挥内部纪检、监察监督、财务监督、群众监督的作用 ,进一步增强内部监督透明度,使一些违法、违规行为无立足之地。

在外部监督方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及医疗单位,要主动配合上级主管机关职能部门和检察机关,加强对本单位在重点工程建设、大型设备、大宗药品采购、大项经费开支等活动的监督,特别是要加强对财务的检查与审 计工作,彻底清理和消除小金库,进一步加大外部监督的力度,使那些有贪婪心理的人员无空子可钻。

记者跟踪:深圳政府采购推出行贿犯罪档案查询

记者昨日从市政府采购中心获悉,该中心于6月7日起决定在深圳政府采购活动中开展供应商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在政府集中采购项目的供应商资质条件中设置“近三年内无行贿犯罪记录,由供应商营业执照住所地的检察机关出具《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告知函》”。《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告知函》由供应商申请,营业执照住所地的检察机关出具。近三年内有行贿犯罪记录的供应商不予办理注册入库。对已注册入库并处于使用状态“有效”的供应商,市政府采购中心将定期汇总供应商名单交由市人民检察院进行集中查询。对近三年内有行贿犯罪记录的供应商,将锁定其密钥的投标权限,禁止其参与全市的政府采购活动。

目前,深圳市区人民检察院职务犯罪预防部门均面向社会提供行贿犯罪档案查询服务。接受相关申请材料后,三日内即可出具《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告知函》,查询服务免费提供。

案发“高危区”五个环节

据检察官介绍,我市医疗系统的发案部位比较稳定,案发的高危区主要集中在5个环节。

药品购销环节

当前一些药品经销单位在市场竞争中,不是靠质优价廉的药品、诚实信用的经营取得市场优势,而是以高额回扣开路,诱惑进药部门的领导或采 购人员哪里回扣高就从哪里购药。

工程基建环节

由于目前一些建筑工程的发包、承包、分包等缺乏竞争的透明度,加上行业优厚的利润,使工程承包人不惜斥巨资向主管工程的负责人行贿。

进人环节

随着卫生事业的不断发展,一些医疗机构需不断地扩大规模,补充人员,而当前就业难的客观形势,给一些贪心严重的单位领导以可乘之机,借进人之机大肆进行权钱交易、受贿索贿。

购进医疗器械环节

一些单位领导或采购人员在购进医疗器械中,受贿、吃回扣现象严重,慷国家之慨,饱个人私囊。

劳务收入环节

一些医院的制药厂或制药室,通过为单位或个人加工药品,挣取加工费,或采取其他一些方法,挣取劳务收入,采取不入账的手法,设立“小金库”,供个人消费或私分。

回扣种种:“赠送设备”等形式层出不穷

据介绍,就目前检察机关办理的案件来看,医疗腐败的手段多样化、行贿名义繁多,近年来还出现了一些新型的回扣形式。

直接的是送钱送物:如原罗湖区中医院院长陈某采购医院所需的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时,收受好处费1万元;原深圳市人民医院药学部副主任药师李盾利用被委派到药管会办公室工作之机,按照“中标一个品种收取2到3万元不等”的标准收好处费,在药品招标过程中为有关药商谋取利益,伙同王某共同收受有关药商贿赂款40.92万元。

有的是长期无偿使用交通工具,提供旅游,报销生活开支等医务人员接受医药公司提供的研讨会、人员培训、考察等赞助:如深圳市某医院设备科主任石某,曾以参加医博会需要费用的名义收受药品经销人员好处费。

在器械采购中还出现了一种新型的回扣形式:向医院赠送器械设备,但是必须使用该器械供应商提供的配套的试剂(耗材),供应商通过此种贿赂手段获取了巨额的经济利润。

招标猫腻:设“技术指标”让招投标走过场

检察官表示,医疗设备的技术性、专业性很强,在外行人看来高深莫测,而一些“内行”却将其视为捞“外财”的机会。按照规定,医院设备采购基本均需进行招投标,并由深圳市或区级采购中心按照程序运行。“但医院设置相当技术指标,能入围者只有一家,招投标也就成了走过场”。

原宝安区公明医院院长吴裕发是这种“猫腻”的范本,其在担任宝安区公明医院院长期间决定购置一台CT机,专门代理美国某品牌的R公司刘某闻讯后许诺,若买他的设备可以给吴40万元好处费。于是吴裕发指派一名副院长去考察,并指示按R公司经营品牌的技术参数向深圳市机电设备招标中心递交了招标委托书,致使R公司顺利中标,成交额428万元。8月底,刘某将40万元人民币送给了吴裕发。

此外,检察官指出,受贿者为了让行贿单位中标,甚至可以改变采购方式。如原罗湖区卫生局长连振辉在罗湖区人民医院采购价值270万元的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时同意跟标,使得该项采购未参加竞标,就以“采购特例申报书”的方式指定了供货方,并收取行贿人吴某1万元港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